• 熱點
  • 圖片
  • 科技
  • 娛樂
  • 游戲
  • 體育
  • 汽車
  • 財經
  • 搞笑
  • 軍事
  • 國際
  • 時尚
  • 旅游
  • 探索
  • 育兒
  • 養生
  • 美文
  • 歷史
  • 美食
  • 當前位置: 小蘋果范文網 > 國際 > 正文

    [搜狐掉隊:視頻業績疲軟是硬傷 游戲黯淡吃老本]黯淡

    時間:2019-09-10 08:02:41 來源:小蘋果范文網 本文已影響 小蘋果范文網手機站

    掉隊

    在唯快不破的互聯網行業,21歲的搜狐真的已經“老矣”?不再銳氣,不再充滿戰斗力了嗎?

    作者:沈思涵 李曉光 石丹

    21歲的搜狐,青春不再。

    8月5日,搜狐(SOHU)公布截至2019年6月30日未經審計的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據財報顯示,搜狐今年二季度總收入為4.75億美元,同比下降2%,環比增長10%,歸屬于搜狐集團的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凈虧損為5000萬美元。其二季度總營收不及市場預期。具體來看,除了搜索業務收入表現較好之外,搜狐各大板塊的業績表現仍乏善可陳,其中以視頻尤甚。

    其中,搜索及搜索相關廣告業務收入為2.76億美元,較上一季度增長18%;而在線游戲收入為1.02億美元,較上一季度增長3%;另外,搜狐媒體與搜狐視頻在第二季度虧損達6800萬美元,較2018年同期減虧15%。

    截至8月5日收盤,搜狐股價暴跌27%,報收8.92美元,這也創下搜狐自2003年6月以來16年新低,市值僅為3.51億美元。與同為門戶起家的(SINA)、(NETS)市值相去甚遠。而在巔峰時期的2011年,搜狐股價曾超100美元,市值達42.9億美元(按當時的匯率,超過270億元)。

    盡管搜狐CEO張朝陽仍信心滿滿地表示,搜狐到了第四季度將會實現盈利,但其是否能強勢反彈要打上一個問號。要知道在2016年年底時,張朝陽還曾公開表示要用三年時間將搜狐帶回互聯網中心。

    在唯快不破的互聯網行業,21歲的搜狐真的青春不再?銳氣、冒險精神與戰斗力也不再了?

    搜索撐場

    作為公司的核心業務,搜索算得上是目前搜狐唯一拿得出手的亮點。

    具體來看,搜索及搜索相關廣告業務收入為2.76億美元,環比增長18%,同比增長2%。但對比近6個季度的業務營收情況來看,搜狐在搜索業務上的增速在逐步放緩。

    應該說,搜索承擔起了搜狐當前的盈利狀態,但該業務主要看在其子公司的表現。而搜索領域目前的形勢,對比之前已有很大變化。由于電商、信息流廣告的興起,搜索廣告已經受到嚴重的沖擊,市場份額持續走低。

    而搜狐仍在依賴搜索及其相關廣告的營收,短期內看不到較大改觀。

    艾媒咨詢CEO張毅指出,“搜索業務一靠技術,二靠變現能力。而搜狗在技術方面的布局相對比較基礎化,在變現能力上,由于搜索引擎的品牌客戶不多,以傳統業向電商方面轉型為主。如何提升變現能力非常關鍵。”

    國內的搜索市場并不乏競爭者。近日,頭條就進入移動搜索領域,這也是其加快商業化變現能力的體現。其目前的搜索團隊仍在招聘,根據招聘公告,當前搜索團隊成員有來自于Google、、Bing和360等搜索團隊的技術骨干。同時,頭條還將支持全網搜索,意欲“突破傳統搜索引擎的天花板,提升用戶體驗。”

    而對于這一點,搜狗CEO王小川也在搜狗財報電話會上表示,搜狗和頭條做搜索還是有所差異,“頭條搜索更多是去滿足用戶對內容消費的需求,主要服務于與消費重合的內容,如視頻、新聞等等。從搜狗的應對而言,我們更多強調幫助用戶去找到更好的信息,獲取答案,并非是消費場景。”

    但在互聯網觀察家丁道師看來,現在搜索的重要性和廣泛性更加深遠,而頭條進入也是時間問題。“其實頭條進入搜索領域,暫時對于搜狐和搜狗來說影響不會太大。畢竟搜索引擎是需要時間積累才能做大,之后能否顛覆行業還需要時間檢驗。”

    視頻掉隊

    視頻是搜狐“硬傷”。據財報顯示,搜狐視頻于本季度營業虧損為2300萬美元,雖然對比去年同期虧損有所減少,但難掩搜狐在這一領域的疲軟。

    搜狐曾依靠《紙牌屋》《生活大爆炸》以及《越獄》等美劇的熱播,一度被譽為是國內最大的美劇播出平臺。但由于頭部版權投入不足,以及受政策監管力度加強的影響,自2014年開始,搜狐視頻的熱度開始下滑。

    如今,視頻已經成了美劇的“新巨頭”,而搜狐也開始對其視頻業務有了新的思考。從近期的動作來看,搜狐上下對于視頻業務很是看重,其不僅提出要發力短視頻,扶持Vlog,同時加碼自制劇和自制節目的投入。

    “視頻發展已經進入了縱深階段,搜狐視頻在長視頻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而視頻方面發展最猛烈的另外一個方面就是短視頻,現在Vlog很火,用視頻拍攝來記錄生活,記錄心情,感悟生活,這是一個新的階段。”張朝陽表示,搜狐視頻應該抓住這個機會。

    對于這種以長短視頻結合的視頻業務,張朝陽似乎很有信心,但搜狐視頻掉隊已久,卻是不爭的事實。

    根據5月27日發布的《2019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騰訊視頻、優酷這三家視頻的整體用戶滲透率已達80.2%,位于國內視頻第一梯隊;而芒果TV、兩大平臺用戶滲透率為9.2%,位于第二梯隊;而搜狐視頻,則與PP視頻、咪咕視頻一同處在第三梯隊,整體用戶滲透率為6.7%。

    對此,張毅認為,現在國內的視頻網站趨勢與以往不同。“以前的視頻網站主要靠廣告,只要網站聚集的內容多,那么你的廣告就會有價值,但現在卻是看重會員付費,會員模式成為主打。”

    以愛奇藝為例,其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總訂閱會員數達到9680萬人,其中98.6%為付費會員。而搜狐方面則一直沒有公布會員數量,對此表現“十分低調”。

    “搜狐如果要做短視頻可能機會不大,在快手面前,其他入局者都做不起來。至于長視頻方面,搜狐在用戶量和內容資源上都比較薄弱,沒有太多的亮點,現在也處于一種尷尬的處境。”張毅表示。

    游戲黯淡

    除了搜索和視頻,搜狐尚在游戲上有所涉足,但這一業務表現同樣難言樂觀。

    據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搜狐在線游戲收入為1.02億美元,環比增長3%,較去年同比增長8%。值得一提的是,據2017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搜狐彼時的在線游戲收入為1.22億美元。也就是說,搜狐的游戲業務對比兩年前,卻是不升反降的水平。

    對此,《商學院》記者采訪搜狐相關負責人,但截至發稿,對方對此不予回應。

    實際上,搜狐的游戲業務一直由子公司負責,但暢游自從2017年推出《天龍八部》之后,便再也沒有強勢力作出現。

    2017年,在《天龍八部》手游正式全渠道推出時,其上線當天便在APP Store免費排行榜上名列榜首,并且下載量遠超預期,日均活躍用戶數超過百萬,僅次于網易旗下的《夢幻西游》。

    而在《天龍八部》獲得一定的成功之后,暢游便陸續在武俠類產品上“押寶”,其曾經推出了包括《鹿鼎記》《軒轅劍》在內的多款武俠手游。

    但這些優質IP并沒有給暢游帶來多大的幫助,此時的玩家也已經把目光轉向《王者榮耀》《陰陽師》等爆款手游產品身上。而在當前火熱的電競游戲方面,搜狐暢游似乎也沒有太多相關布局,市場反應有所欠缺。

    作為對比,同為老牌門戶網站的網易,其依靠游戲業務仍能維持數百億美元的市值。而騰訊更是憑借《王者榮耀》《絕地求生》等游戲帶動其超過4000億美元的規模。

    可為何搜狐涉足游戲時間不短,且資源并不比其他人差的情況下,卻依然沒有發展壯大?這或許與公司內部對游戲的方向有關。

    “搜狐算是國內老牌的互聯網品牌,其與騰訊基本算是同一批入場。但是騰訊、網易能夠做大游戲,與其一直緊隨年輕化潮流有關,但搜狐游戲對于年輕玩家來說沒有什么吸引力,可以說其在游戲業務上投入不夠,方向也出現問題。”張毅表示。

    實際上,搜狐游戲目前基本上處于“吃老本”的狀態。在本次財報上也提到,搜狐在游戲業務上的同比微增,主要是由于推出的促銷活動提升了老游戲的收入。

    張毅認為,搜狐游戲要想迎來復蘇,必須有新的支柱性產品推出。“但以搜狐游戲目前沒落的狀態來看,即便有新游戲問世,也難以在如此激烈的游戲環境下成為爆款。”

    狐友是搜狐的未來嗎?

    面對各方面業務上黯淡的表現,搜狐也開始試圖在新的領域尋求機會,其看重的便是社交。

    6月9日,搜狐正式推出旗下社交產品“狐友”APP,主打熟人社交定位。彼時,張朝陽曾說道,“搜狐新聞、搜狐視頻是搜狐的現在,狐友是搜狐的未來。”

    搜狐方面向《商學院》記者表示,之所以要做社交,是由于搜狐一直在做資訊,社交其實是一種高效的內容分發方式,而社交本身也具備指數效應。此外,搜狐的新聞、視頻、游戲等各方面商業模式都很已經清晰了,現在需要一個有黏性的平臺,把用戶真正積聚起來。

    正式上線之前,“狐友”已經在搜狐內部上線一段時間了。最開始的時候, “狐友”是作為一個功能按鈕,鑲嵌在“搜狐新聞客戶端”底部導航欄中。

    在2018年,狐友推出獨立APP開始進行測試,那時候主要承擔為搜狐的全國校花、校草大賽選拔人才的功能。

    在張朝陽口中,狐友介乎微信和之間。它沒有封閉在熟人社交群里,而是以興趣愛好為突破口,讓用戶去添加感興趣的人。用戶在填寫資料時,可以編輯對自我的介紹,類似于的身份標識,只不過,張朝陽已經強調狐友并不會給用戶做認證。

    在狐友推出之初,有用戶向《商學院》記者表示,盡管打的是社交的概念,狐友看上去更像一個社區,多少與微博有些相似之處。

    互聯網分析師丁道師在接受《商學院》記者采訪時也表示,狐友看上去像微信和微博的集合體,是把用戶的各種需求整合在一起,像一個大雜燴般的存在。

    與微博不同的是,張朝陽強調,狐友不會去做太多的推薦,也不會給大V做認證,用戶在狐友的生存狀況主要取決于其活躍度以及發布內容的優劣。

    然而,搜狐“押寶”社交并沒有想象中順利。上線僅兩天后,狐友APP就因為“改進功能”在各應用商店下架。彼時,《商學院》記者向搜狐公關部相關人員了解下架原因,對方稱,“由于狐友APP部分功能需要改進,所以在各應用商店下架一周。”但其實,直到8月1日,張朝陽才在微博宣布了其重新上架的消息。

    丁道師認為,“社交是很多互聯網公司都想進入的領域,一旦與其他服務產生聯動,就會建立起一套生態,這是做社交的機會。但很顯然想要真正做出來,難度實在太大。”

    事實上,在社交領域從來就不缺乏入局者。今年1月15日,頭條、云歌人工智能和快如科技這三家公司均選擇在當天各自推出馬桶MT、聊天寶等社交產品。但無一例外的是,三者均遭到了微信的“封殺”。

    如今半年過去,馬桶MT已經更名為“好記”做起內容電商,而聊天寶團隊則已經宣布解散。想要挑戰由騰訊社交世界,通常不會有什么好結果。既然如此,搜狐做社交的機會還有多少?

    事實上,這并不是搜狐第一次進軍社交網絡,作為國內最早成立的互聯網企業之一,搜狐見證了社交行業的迭代和更新,盡管皆以失敗而告終。

    2000年,搜狐收購ChinaRen,當時的ChinaRen是中國最大的年輕人社區,也是中國第一代的社交產品,這是搜狐首次進軍社交領域,然而后續并沒有產生更大的影響力就落下帷幕。

    搜狐第二次在社交上的動作,是九年前搜狐力推搜狐微博,這個自2010年4月上線、主打無字數限制的微博客服務,在新浪微博的攻勢下,如今也已經成為歷史。

    對于這些嘗試,在發布會現場,張朝陽直言:“搜狐做社交屢戰屢敗,之前的產品有點跟風,希望這次狐友可以成為黑馬。”

    “搜狐做社交并不缺乏資金、技術和流量上的優勢,但由于騰訊已經在社交領域近乎壟斷,想要做大幾無可能。這一領域除非出現技術變革,否則搜狐進入社交同樣沒有什么希望。”丁道師總結道。

    “缺少硬件和技術的根本性變革,依靠局部的創新,想改變社交產品的市場格局,還存在不小的難度。”星瀚資本創始合伙人楊歌向《商學院》記者表示。

    在楊歌看來,下一代社交很有可能是基于更大的數據傳輸,比如說虛擬現實、3D技術以及5G的發展,都有可能形成新的社交流量池。

    “搜狐如果可以把現有業務做好,比如視頻、游戲、搜索進一步做扎實,反而有可能實現復興。”丁道師向《商學院》記者強調。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會財經
    • 文化
    • 職場
    • 教育
    • 電腦上網
    天津时时彩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