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點
  • 圖片
  • 科技
  • 娛樂
  • 游戲
  • 體育
  • 汽車
  • 財經
  • 搞笑
  • 軍事
  • 國際
  • 時尚
  • 旅游
  • 探索
  • 育兒
  • 養生
  • 美文
  • 歷史
  • 美食
  • 當前位置: 小蘋果范文網 > 科技 > 正文

    超越“諜戰”的歷史敘事_最新諜戰

    時間:2019-09-11 12:26:20 來源:小蘋果范文網 本文已影響 小蘋果范文網手機站

    弋舟:我和海飛都是70后作家,大家都是寫小說的。后來,海飛的影視劇創作搞得風生水起,同時仍兼顧小說。在中國文壇,像海飛這樣把影視和文學結合得如此之好的作家實在是鳳毛麟角。海飛是一個很有野心的小說家,他的作品往往是成體系的,就像花城出版社新近推出的“諜戰深海”系列,目前已經出版了《驚蟄》《捕風者》《棋手》《唐山海》等小說。

    海飛早期寫小說就獲過大獎,當時給我的感覺是那種江南作家普遍具有的詩性、細膩、敏銳,沒想到投身影視劇創作之后,處理的都是崇高、陽剛、英雄的軍事題材。而且,他打造的這個諜戰系列也不同于以往同類題材,而是有自己鮮明的風格和面相。

    無論是看他的小說還是電視劇,都極大豐富并延展了我對革命歷史的固有印象。使得我們能夠在歷史的深處和細部去感知革命前輩,去想象不同尋常和凡俗的英雄經驗。海飛的書寫為曾經略顯冰冷和僵硬的歷史增添了人性的溫度,這是屬于我們新時代的共識。當個體生命投入壯闊歷史時,我們不僅需要了解宏大歷史的最終走向,也需要關照每一個歷史參與者的生存狀態和命運。

    這些英雄人物并非存在于歷史的虛空中,而是活生生地生活在一座座城市里,這就要求海飛對筆下的城市、彼時的歷史有精深的研究,至少要寫得像,讀者才會相信。所以我也很驚訝,像上海、重慶、哈爾濱、天津、南京,這些城市的歷史風俗、文化氣質、生活百態,海飛都需要去熟悉、感知,這就是小說家的功夫,是他需要做功課的地方。小說寫的盡管是一段虛構的故事,但是要在真實的歷史進程中去搭建,人物活動的場景必須逼真,每一條路、每一間咖啡館、每一家飯店的吃食,凡此種種都需要小說家進行翔實的考證。惟有如此,他所虛構的歷史信息、他所傳遞的英雄精神、他所表達的愛國情懷才會被更多的讀者接受。從這個意義上說,海飛不僅是個有野心的小說家、編劇,還是一個肯下功夫的歷史研究者。

    項靜:海飛的《棋手》是一本關于上海的諜戰小說。小說中經常提到的是蘇州河,一個少年在橋上被風灌滿單薄的衣服,他踟躕在上海的大街上,到大光明電影院看一場有“譯意風”的電影。如果再加上百樂門、靜安寺、北京西路的郵局,它們就會自己生長成一個琉璃世界。一個不是本地生活的作家創造的世界,就像沈從文所創造的湘西,是在他離開湘西之后所創造的。距離和人生的成長都會讓人對故地產生出非同一般的感覺,所以我會特別回味這個“上海”,它被賦予了詩意和抒情,像加了濾鏡的一種意象,語言都是詩化的,而非寫實的。

    與詩意的意象相對的是一個亂世,是孤島時期的上海,社會局勢內在的矛盾和緊張、各種社會勢力的角斗,讓這種詩意有一種悲傷的底子。這種詩意于是具有了人生哲學的況味——少年性,愿你歸來仍是少年。賀羽豐這個浙西少年正處在最生猛的年紀,他就像周璇的歌聲中所唱的,胡天胡地蹉跎著青春。他無意中被卷入了家國大業中去,成為中共地下黨員,在劍拔弩張的諜戰生涯中經歷九死一生。而外表上,他看起來就是一個少年,一個天才棋手,戰戰兢兢地走上革命道路,來到大城市,在自行車上戴著墨鏡,吊兒郎當地扮酷。他被生活嚴苛以待,亂世中隨時都可能丟掉性命。也被單純地對待,他的愛情,顧曉陌的熱烈吸引他,但永遠在一種臨界狀態,好像這個亂世是不會給他們機會一樣。再比如播音室的門口其實就有一個洗手池,但阿蘇卻常常要跑上一段遠路,去走廊盡頭的那一個。賀羽豐曾經問她,你這又是干嘛?阿蘇說,你不曉得?那里有冬天里免費的陽光呀。

    我特別喜歡小說里人物的職業設計,一個天才的棋手、一個譯制片的翻譯,這都是相對來說比較神秘的職業,是一個可以隱藏東西,也能創造很多故事的人生空間。我略感遺憾的是里面關于棋手的部分,其專業性不是很強,可能對很多棋手讀者來說這是一個不充分的地方。嗜好對人物來說非常重要,人無癖不交,一個虛構人物沒有一些特殊的道具可能也很難成立。這樣各有癖好的人物一步一步加入小說中,他們成長、深化、回望,攜帶著秘密沒入人群,等待著再次會面。

    劉茉琳:《唐山海》是海飛“諜戰深海”系列的最新作品。他的小說具備很多暢銷元素,比如諜戰、懸疑、英雄,每一本都是好故事。然而諜戰只是背景或外衣,他所關注的是歷史深處的人,是人心深處的歷史。

    真正優秀的諜戰小說要有足夠具有說服力的動機,主人公們日日與虎謀皮,備受折磨九死亦不悔的選擇需要一個足夠強大的行為動機。處理好這個動機,其實就是寫出了人物的信念。

    《唐山海》是以前作《麻雀》中的男二號唐山海為主角展開的故事,與海飛此前的作品有了一定的區別。雖然《驚蟄》《捕風者》等也基本上都是圍繞一位主人公展開故事,但是有一個明顯的英雄成長的過程。然而《唐山海》作為一個人物的前傳,唐山海早已被認定為英雄,他不需要成長的過程。小說很巧妙地選擇了嵌套結構,文本中加入了麗春的敘述角度,他代表了一種普通人的仰視視角。而他在追隨唐山海的過程中不斷成長,我們隱隱看到下一個英雄已經走來。

    讀海飛的小說,難免想起那些與上海有關的文字:施蟄存筆下的陰雨里的弄堂,王安憶筆下的盤旋在天空的鴿子,張愛玲筆下的旗袍、西裝、電車交織的街景,劉吶鷗筆下旋轉迷亂的舞廳歡場,那個氤氳著血腥氣的極斯菲爾路76號,那些早已消失在夜空里卻似乎并不隨風逝去的電波。虛虛實實的歷史里,曾經有那樣一些英雄真實地存在。海飛的敘事就是要讓讀者迷戀進而相信。你信了,故事就會流傳下去,英雄就不會被遺忘。

    歷史飛快地往前跑,小說里或者現實里的陳山、蘇響、唐山海……他們一個個笑著轉身離開。此去經年,我們真能記得煙云里的英雄嗎?可以!有一些故事值得永遠傳唱,我們需要像海飛這樣會講故事的人,把那些應該永遠銘記、值得永遠傳唱的故事一代又一代地講下去。

    海飛:“諜戰深海”系列寫到現在有兩三年了,第一本叫《驚蟄》,由花城出版社出版,電視劇已經拍攝完成,即將播出。而小說《捕風者》《棋手》《內線》也會改編成影視劇,接下來我還在謀劃《諜戰之城》這個系列,選了上海、重慶、天津、哈爾濱、南京這五座城市作為故事的發生地。

    其實,我最了解的城市還是上海,這在《驚蟄》中有了完全的體現。我的童年在上海度過,當我在寫作時,能浮想出舊上海的模樣。當然,這也得益于大量的田野調查和案頭研究,需要做非常翔實的考證。甚至在《麻雀》拍攝的時候也是如此,每一條路都必須用真實的地名。比如說押送嫌疑犯,路名都是不能虛構的,前面有沒有十字路口,哪兒最適合設伏營救,都必須嚴格求證。正是這些細小之處,讓小說和電影獲得了真實感。

    接下來我會創作《諜戰之城》系列小說,也會對這些城市做更多的研究,去了解它、熟識它、走近它,就像走進小說中所有人物的內心一樣。我要替他去生活,替他去恩怨情仇,然后讓這些人物活起來,在小說中活起來,在影像中活起來。“諜戰”是重返歷史的通道,也是親近英雄的路徑。這條路走起來并不容易,但值得全力以赴,這其中有我們值得珍重的人世。

    (周瑞博、李 瑛整理)

    責任編輯:廉穎婷7990668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會財經
    • 文化
    • 職場
    • 教育
    • 電腦上網
    天津时时彩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