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點
  • 圖片
  • 科技
  • 娛樂
  • 游戲
  • 體育
  • 汽車
  • 財經
  • 搞笑
  • 軍事
  • 國際
  • 時尚
  • 旅游
  • 探索
  • 育兒
  • 養生
  • 美文
  • 歷史
  • 美食
  • 當前位置: 小蘋果范文網 > 熱點 > 正文

    【深度】騰邦國際控制權轉讓懸疑|深交所

    時間:2019-09-11 16:03:51 來源:小蘋果范文網 本文已影響 小蘋果范文網手機站

    原標題:【深度】控制權轉讓懸疑 

    記者 |陳慧東

    編輯 |曾福斌1

    僅僅兩個月時間,曾經的“商旅巨頭”騰邦國際(300178.SZ)實控權兩次易主,并因此招致深交所“19問”,實控權變更的合法性遭受質疑。

    大晉投資法人、騰邦國際“前實控人”史進表示,騰邦集團方目前單方宣布將表決權委托給中科建業之舉并不具備法律效益。9月3日,大晉投資以合同糾紛為由,已將騰邦集團及鐘百勝訴至深圳前海合作區人民法院,訴訟包含鐘百勝個人欠付史進3.8億元欠款事宜。

    此前,騰邦國際已經爆發債務危機,大量客戶維權、經濟訴訟紛至沓來,主業停頓,并陷入前實控人鐘百勝侵占上市公司資金的質疑。實控權轉讓陷入糾紛

    8月26日,騰邦國際控股股東騰邦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騰邦集團)、鐘百勝單方面解除與深圳市大晉投資咨詢有限公司(下稱大晉投資)、史進簽訂的有關表決權委托協議,并與中科建業簽訂了新的《表決權委托協議》。

    資料顯示,中科建業成立于2018年11月,經營范圍為技術開發、技術咨詢、技術服務、技術推廣、房地產開發、建設工程項目管理等。控股股東中科建業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9月6日,系中科院行政管理局的全資孫公司。

    據相關《表決權委托協議》顯示,中科建業將為上市公司提供資金支持的具體金額并不明確,且中科建業要求每年收取2000萬管理費,亦不會承擔騰邦國際的經營收益與損失。

    知情人士稱,中科建業是一家“沒有經營、沒有業務、沒有項目、沒有團隊、沒有資金”的空殼公司,而騰邦集團及鐘百勝與該公司合作,是想以“中科”兩個字打個幌子,穩定債權人。

    界面新聞就上述說法致電中科建業在天眼查公布的座機號,相關工作人員稱將向有關領導反映,截至記者發稿未收到回復。記者隨后致電騰邦國際董秘辦及董秘葉昌林,均無人接聽。

    即便騰邦集團及鐘百勝此次表決權委托疑竇叢生,卻未能阻止上市公司的股價一字漲停。

    8月27日至29日,騰邦國際股價連續3個交易日漲停,股價漲至7.55元/股。截至9月10日收盤,騰邦國際收報6.40元/股,較5個月前股價跌去約45%,市值蒸發約32億元。

    事實上,繼6月10日與騰邦集團簽訂《表決權委托協議》后,大晉投資和史進就做好了介入上市公司決策和運行的準備,計劃提請董事會召開股東大會,審議改組董事會及重新推選董事等事宜。

    “我們有能力在一個月內解決所有員工工資的問題,兩個月內解決公司流動性的問題,這些我們都有具體的方案,但上市公司的管理權一直沒有移交,缺乏對公司和董事會的控制權,相關資金也不會用來解決公司的問題。”史進稱。

    史進表示,對于此番騰邦集團和鐘百勝急于公布與中科建業合作的信息,完全是出于鐘百勝個人利益的考慮,與上市公司的業績發展無關。

    此外,界面新聞獨家獲悉,大晉投資曾向騰邦集團、鐘百勝發出《通知函》稱,由于騰邦集團、鐘百勝的原因,截至8月24日,大晉投資仍無法正常行使對應標的股份的表決權,無法介入上市公司的正常經營治理。

    在這份《通知函》中,大晉投資要求調閱審計騰邦國際小貸平臺深圳市前海融易行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下稱融易行)的業務和募集資金的使用,對上市公司面臨的質疑進行澄清。這份《通知函》同時抄送深圳市證監局、深交所等。資金鏈加速崩潰

    在機票銷售代理業務停擺及巨大資金缺口下,這家曾經的商旅巨頭在債務危局中如履薄冰。

    據界面新聞此前報道,騰邦國際自2018年年底出現流動性危機,大量債權人向騰邦國際及其控股股東騰邦集團、原實控人鐘百勝發起訴訟,要求訴前保全上市公司及騰邦集團名下財產共計約5.12億元。

    4月以來,騰邦國際的資金鏈還在加速崩潰。公告顯示,截至8月20日,騰邦國際共計有45個銀行賬戶被凍結,累計被凍結資金為1848萬元。

    一名接近騰邦國際高層的知情人士告訴界面新聞,從2018年8月開始,騰邦國際無法支付每個月高達1600萬元的銀行利息,面臨多家銀行的催債、抽貸乃至被訴,公司賬面上的資金“拆東墻補西墻”,甚至欠付員工薪資達4個月。此外,上市公司旗下所有從事票代業務的子公司均已停擺,不能為母公司貢獻利潤。

    公開資料顯示,騰邦國際成立于1998年,從機票分銷業務起家,通過航線運營切入旅游市場。目前,公司主要業務涵蓋出境旅游、機票分銷、旅游金融服務三大業務板塊。

    2019年上半年,騰邦國際營收凈利雙雙下滑,實現總營收20.16億元,同比下滑21.04%;凈利潤-3394.08萬元,同比下滑114.95%。這也是騰邦國際自2015年以來,凈利潤首度出現大幅虧損。

    今年8月起,騰邦國際BSP票款觸雷2.17億元,致使公司主營的機票代理銷售業務停擺。2019年上半年,該公司曾經最賺錢的小貸業務凈利潤也大幅縮水,讓不容樂觀的財務狀況雪上加霜。

    財報顯示,小額貸款公司融易行2019年上半年僅僅貢獻697萬元凈利潤,同比大幅縮水超過90%。

    負債方面,截至2019年上半年,騰邦國際一年內需要償還的債務及借款總額為合計34.5億元,公司賬面上貨幣資金總額為7.71億元。

    與此同時,控股股東的高比例質押境況并未得到緩解。截至8月23日,騰邦集團及鐘百勝共持有公司股份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累計被質押的數量為1.52億股,占公司總股本24.69%;被凍結1.52億股,占公司總股本24.71%;其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被輪候凍結的數量為6.85億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數量的399.47%,占公司總股本111.14%。

    據騰邦國際9月6日公告,該公司第二大股東——華聯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因自身發展需要,計劃于2019年10月8日至2020年4月7日,通過集中競價的方式減持不超過1233.01萬股股份,約占騰邦國際總股本的2.00%,套現約8063.89萬。

    界面新聞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騰邦集團方面第三次將上市公司表決權委托他人行使。在表決權委托背后,騰邦集團及鐘百勝是否意圖暗度陳倉、避責抽身,商旅巨頭一朝“隕落”的秘密仍待揭開。

    據知情人士透露,深圳市證監局已于8月底進駐騰邦國際,對大股東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等情況展開現場調查。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會財經
    • 文化
    • 職場
    • 教育
    • 電腦上網
    天津时时彩彩开奖直播